• Sinmei Constance

搬遷記事(一) 斷捨離 之 物換星移


早年在鄉間運來古典的傢俬,包括一些舊窗框及祖母多年使用的床楣,那些木窗框,每一格中空的小方塊清理乾淨,才發現小方格內的都是晶瑩的貝殼片!床楣用厚重的木頭,上面雕著花草蟲鳥,手工精緻,教我愛不惜手。據母親說 : 祖父當年在縣城算是書香世代的門第,可惜舊居其餘值錢的酸枝傢俬,都被其他親人典當賣去⋯ 看著那張木板床,心想祖父和祖母當年就是在這裏孕育了父親的罷!

可我從來未有見過祖父,父親也從來未見過他的父親。據悉爸爸是遺腹子,年幼時十分聰明,讀書都是跳級完成 ,只四年就完成了小學,寫得一手好字。 生於戰亂的中國 — 1921年正是軍閥割據的時代,十多歲的時候獨個兒離家來到香港闖蕩,他的結拜兄弟中,有輾轉遠赴馬來西亞發展,成為富有的珠寶商,我小時候集郵很多是他寄來的郵票;另一位表兄在港開設書店,後來移居加拿大。母親說爸爸曾經做過麵包師、消防員,在警隊工作20多年,所以當年我在荷李活道警察宿舍出生..... 這些都是我沒有記憶的片段。

這些舊物裏面帶著過去的歲月痕跡,昔日的故事。祖母是扎著小腳的舊社會女子,年輕喪夫,獨個兒帶著兒子,據說是憶夫情切,把眼睛都哭瞎了!由於父親當警察的關係,身份證被扣留在警務處。新婚過後母親懷著哥哥,到鄉間把祖母從鄉間背著帶來了香港;可是與親兒重聚的日子不及三年,就跌倒中風,隨後十多年都在慈雲山的療養院,渡過餘生。記憶所及,我偶然會與媽媽到療養院探望祖母,當時我在天主教小學就讀,只懂唱著一些聖詠給她聽。 母親每星期兩次徒步走上慈雲山道陡峭的斜坡, 替她老人家擦背抹身。 最清晰的記憶也許是在八九歲的時候罷!當時只要母親遲遲未返,我的心就憂慮不安,好像恐怕母親從此不再回家一般.....

歳月流轉。如今想來,方才感受到祖母身世的淒酸! 感恩她的堅忍和多年默默的守護⋯⋯ 走筆至此,淚眼婆娑


48 views

© 2019 by 沙頭角故事館有限公司 Sha Tau Kok Story House Limited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
地址Address:新界沙頭角新樓街七號二樓 1/F, 7 San Lau Street, Sha Tau Kok, N.T.

電話Tel:(852) 9232 8546   

電郵Email:info@stkstoryhouse.hk